解读多重危险因素,共拓心血管疾病防治未来:PUCT2020心血管代谢论坛—代谢专场完美收官
1.jpg

2020年11月15日,PUCT 2020心血管代谢论坛——代谢专场以线上直播,线下共享的形式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科报厅顺利召开。业界著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围绕心血管病危险因素与防治热点问题,以课题讲座、学术报告的形式,倾情呈现一场集临床、科研、学术成果转化为一体的学术盛宴。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赵冬教授,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朱丽华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郭远林教授,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杨晓蕾教授,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朱丹教授先后于线上,线下进行授课,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唐熠达教授、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董吁刚教授、南京鼓楼医院徐标教授、广东省人民医院黎励文教授受邀主持本场会议。

总结过去,展望未来: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研究进展

2.jpg

通过对国内外学术研究文献的解读,赵冬教授首先从过去,现在和将来三个方向对心血管代谢危险因素和防治策略的变迁进行了细致梳理。她表示,心血管病的危险因素的认识、发展和研究进展主要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主要表现为对影响心血管病发病危险的主要因素的系统研究;科学定义了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的概念;对临床的影响则表现为出现了基于单个危险因素的治疗决策和实践模式。

第二个阶段(70-90年代),临床研究中发现了多重危险因素的共同作用,学术报告中也出现了关于心血管病长期危险的预测方法和预测工具的相关文献。此外,临床诊疗中也逐渐开始开始采用总体危险评估指导治疗决策。

第三个阶段则体现为基于残余风险和终生风险的临床决策,这一阶段学术界对残余风险和多重危险因素的代谢关联、危险因素的累计暴露,短期风险和终生风险的评估的临床研究都有了重大突破。

第四个阶段旨在展望未来,广大心血管专家能否对危险因素的病因和早期预防(高血压、糖尿病、血脂异常)、血管健康和损害的早期无创评估、影响血管健康的遗传和环境因素、血管损害的定点消除、血管健康的保持这几个方面,结合当下的影像技术研究出新的临床决策或治疗靶点。

行成于思,非酒精性脂肪肝病与心血管风险

3.png

目前,已知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与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的风险增加密切相关。因此,朱丽华教授围绕非酒精性脂肪肝的流行情况,非酒精脂肪肝与心血管疾病的临床证据,非酒精脂肪肝与心血管疾病的潜在机制,对非酒精性脂肪肝病与心血管风险的关系进行了深度剖析。

她表示,大量的NAFLD与心血管疾病风险相关的临床与机制研究证据都表明,非酒精性脂肪肝病与心血管风险的增加密切相关。其次,美国、欧洲、亚洲、中国NAFLD管理指南中均建议所有NAFLD患者需要检测心血管系统疾病。但关于在现有的心血管风险评估模型中加入NAFLD,能否提高模型的准确性还尚待验证。此外,NAFLD是否引起以外的心血管风险,或者说NAFLD患者CVD风险是否归因于NAFLD相关的危险因素也还在研究中。

独具匠心, 血脂净化防治ASCVD进展

4.jpg

从国内外关于血脂净化在临床应用的发展溯源,郭远林教授分析总结得出,血脂净化是防治ASCVD的“终极”降脂武器,是难治性高脂血症的“无敌疗法”。目前共识里推荐的主要的适应症包括家族性高端固醇症(FH)+药疗LDL-C不达标/不耐受;进展性冠心病+药疗LDL-C不达标/不耐受;进展性ASCVD+Lp(a)>600mg/L(欧洲);严重外周动脉疾病+传统治疗效差;严重高甘油三酯性胰腺炎;妊娠女性、低龄儿童+上述任一适应症这几类。

高尿酸血症与心血管疾病:进展与未来

5.png

近20年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及饮食结构的改变,高尿酸血症(hyperuricemia,HUA)的患病率逐年上升。大量流行病学研究表明,高尿酸血症与心血管疾病风险增加密切相关,还可预测心血管死亡,以及高血压或糖尿病等疾病的风险。杨晓蕾教授就近年来HUA与心血管疾病关系的研究进展做详细介绍。

她指出,早在2018年,欧洲高血压管理指南就将尿酸列入影响高血压患者心血管风险因素。同时,2018年欧洲《高尿酸血症和高心血管病风险患者的诊断和治疗专家共识》中也建议,在诊断时需要更加注意尿酸水平,对高尿酸血症患者采取措施,可预防心血管病,并改善预后。从国内外研究数据来看,尿酸水平越高,发生高血压风险越大;降低尿酸治疗,可能降低心血管终点事件。随后,杨晓蕾教授介绍了自己所在团队关于高尿酸的研究进展,她表示,尿酸作为一种代谢产物,对心血管疾病,从高血压、心律失常、左室的重构的都存在影响。未来,应在诊断更加注意尿酸水平,从而进行全面有效的干预,减少心血管事件发生,降低死亡率,提高国民健康水平。

以行为知,以终为始 :心血管与糖尿病共病现况及管理指南

6.jpg

众所周知,糖尿病与心血管疾病密切相关。大规模流行病学调查表明:32%的糖尿病患者合并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通过慢性炎症、损害内皮功能、纤维化和重塑等,造成动脉粥样硬化,是心血管疾病重要的危险因素。朱丹教授则从CVD与DM共病负担,CVD与DM共病的管理指南,CVD与DM的管理现状,CVD与DM的管理进展四个方面,对心血管与糖尿病共病现况及管理指南展开深入探讨。

她表示,糖尿病患者的心血管风险远高于非糖尿病患者,而DM合并CVD的患者诊疗预后更差,经济负担更重。“以终为始”,糖尿病的治疗以降低心血管风险为最终目的开始综合治疗方案。CVOT新证据推动了DM治疗的革新,仅不足10%合并CVD的DM患者接受了指南推荐的全部标准二级预防治疗。“以行为知”,ACC,AHA,ADA,ESC,EASD等众多学会已通过发表声明、指南、共识,以提高心血管医生对该类患者的重视,同时推进形成新的亚科——心血管代谢医学,期望更好地对这一庞大患者群进行管理。

砥砺实干,普惠民生

7.png


赵冬教授在会后作总结,她表示,本次专场会议专家阵容强大、学术内容丰厚,专注行业前沿,切磋了热点难点话题。无论是会议平台框架的搭建,还是对细节的精雕细琢,都极大地推动了北京地区心血管疾病领域学术交流。相信在新技术、新方法和新理念的帮助指导下,心血管领域也会产生更多高质量的循证医学证据,未来心血管疾病的防治与综合管理水平也会更上一层楼,造福广大患者,这也需要我们心血管同道共同前行
阅读数: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