瓣月谈·高润霖|老龄化后医疗技术发展的必然:经导管心脏瓣膜介入治疗
1.jpg
知彼知己,百战不怠。

随着老龄化的加剧,老年退行性瓣膜病已逐渐成为我国老年人群中的常见病和多发病,并成为心血管领域未来的一个新战场。为更好地打好老年退行性瓣膜病治疗这一未来的持久战,由科技部老年瓣膜病重点专项课题组的二十家顶级医学中心联合发起,推出了《瓣月谈》栏目。

《瓣月谈》将采取微信、头条、电子期刊等多模态方式,便于广大的医务工作者和研究人员学习交流。在栏目发刊之际,我们特别采访了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高润霖院士,请他和大家一起分享自己关于老年退行性瓣膜病介入治疗的理解,并对学科的未来进行了展望。

2.png

严道医声网:最近三十年,随着我国经济生活的变化和人口结构的变化,我国心血管疾病的疾病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请您谈谈我国在过去30-40年间心血管疾病谱的变化,以及未来的挑战?


30年疾病谱变化

从风湿性心脏病到退行性心脏瓣膜病,变化不容忽视。
随着我国经济生活和人口结构的变化,与30年前相比,心脏瓣膜病的疾病谱发生了显著变化:风湿性心脏病减少,退行性心脏瓣膜病增多。

高润霖院士把我国心脏病的发展演变分为了三个阶段:

一是解放初期,以风湿性心脏病为主。

“当时在医院里看到的心脏病主要是瓣膜病心衰,病因绝大多数是风湿性心脏病,以及少数的梅毒性心脏病、肺源性心脏病以及地方性心肌病等。”
二是七八十年代后,冠心病的发病率、死亡率显著、持续增高。
高润霖院士提到,七八十年代,由于我国生活条件的改善,高血压、高胆固醇血症等冠心病危险因素显著增加,导致冠心病发病率和死亡率增高,成为影响我国居民健康最重要的疾病。
三是近10-20年,老年退行性瓣膜病患者逐年增多。
虽然目前心脏病的病因还是以冠心病为主,但由于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老年退行性瓣膜病发病逐年增多,成为心脏病因构成的重要部分。


严道医声网:老年瓣膜性心脏病表现为狭窄或关闭不全,请您谈谈它和我国在上世纪70-90年代高发的风湿性心脏病有何不同?治疗上又有哪些不同?

从风湿性到退行性

病理和治疗方式大不相同

高润霖院士介绍道,老年退行性瓣膜性心脏病与上世纪高发的风湿性心脏病在病理改变、瓣膜受损等方面都存在很大的不同。

从病理改变来讲:

风湿性心脏病是由于风湿热炎症导致的心脏瓣膜损害变形,引起狭窄、关闭不全;

老年退行性瓣膜病属于心脏瓣膜退行性、钙化性病变,是由于年龄的增长,原来正常的瓣膜出现增厚、钙化,影响瓣膜开放和关闭,从而引起狭窄和关闭不全。

从瓣膜受损角度来讲:

风湿性心脏病中二尖瓣狭窄、主动脉瓣关闭不全最常见;

老年退行性瓣膜病最常见的则为二尖瓣关闭不全和主动脉瓣狭窄。

两种疾病病理改变不一样,治疗当然就不一样。

风湿性心脏病大多数为中青年病人,以外科换瓣手术为主,一般换机械瓣;

老年退行性瓣膜病一般为60~80岁或以上的高龄患者,可能合并有多种疾病,如肾功能不全、脑卒中等,治疗风险和难度明显增加,往往由于各种手术禁忌证不能行换瓣手术或手术高危,做手术很困难。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高龄患者难以得到好的治疗。


严道医声网:您是中国介入心脏病学的开拓者和发展者,从冠心病的介入治疗到今天广受关注的瓣膜病的介入治疗,请您谈谈介入瓣膜病治疗的发展前景。

前景广阔 

开启老年瓣膜病治疗新时代
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的出现,开启了老年瓣膜性心脏病治疗的新时代。

2002年,首例经导管主动脉瓣膜置换术在法国成功实施。

这种微创、不开胸就可治疗瓣膜病的技术,为老年退行性瓣膜病患者迎来重生的“机遇”,成为老年退行性瓣膜病一个非常重要的治疗方式。
自问世以来,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发展迅速。
从2002年开始到现在,全世界的经导管瓣膜置换术已经达到50万例左右。
我国起步较晚,2010年进行首例。2017年第一款国产瓣膜装置批准上市后才开始有了快速发展。现在已经有100多家医院可以开展这项技术,每年大概能做几千例,经导管瓣膜介入治疗在国内发展得如火如荼。
其中,最早开展的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已经发展成为较成熟的技术。而经导管的二尖瓣修复、二尖瓣置换目前也已进入比较快的发展阶段;其他如三尖瓣关闭不全治疗、肺动脉瓣经导管置换术等也都在稳步发展中。
“虽然经导管瓣膜介入治疗的患者数量不可能像冠心病那么多,但发展前景非常广阔。”高润霖院士说。

加强心脏团队建设是重中之重。
“经导管瓣膜介入治疗的发展是介入心脏病学的重要内容和新的里程碑,而技术推广、心脏团队建设和器械研发是所要面临的主要挑战。”
高润霖院士对经导管瓣膜介入治疗的发展抱以厚望,并特别强调:经导管瓣膜介入技术虽然微创,但无论从设备还是技术上都比冠脉介入复杂,要进行严格的技术培训和实践。并强调多学科合作,不只需要介入医生,还要有心内科、心外科、麻醉科的团结协作,以及影像科如CT、超声的评估指导和重症监护对术后的处理护理等相关科室配合,密切合作形成一个心脏团队,才能把这个工作做好。
对于器械的研发,高润霖院士更是充满信心:
“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国产瓣膜装置的上市,对我国经导管瓣膜介入治疗的发展将起到重要的保障和促进作用。”
加强心脏团队的建设,加强技术的培训交流,加强器械的研发,加强公众的健康宣教和对病人的健康教育,只有把这四个方面工作都做好以后,我国经导管瓣膜介入治疗才会快速健康发展。
而对患者关心的价格问题,高润霖院士说,“所有事物都有一个必然的发展阶段,相信随着这项技术的广泛开展、瓣膜应用量的增加,瓣膜的价格会逐渐降低。”

相信随着经导管瓣膜介入治疗技术的逐渐普及,我国老年瓣膜病的治疗水平将大大提高,明显提高患者的生存率,为更多高龄瓣膜病患者带来“新生”。

微信图片_20210212164939.jpg

扫描二维码,进入《瓣月谈》学术平台

阅读数: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