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冠心病年度回顾|药品、冠脉支架带量采购,为我们带来了什么?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就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蝴蝶效应的传说,大家都不陌生。

2021年,整个心血管冠脉介入领域也有一只“蝴蝶”在“大庭广众”下扇动了几下翅膀。只不过它带来的不是一场飓风,而是一次行业变革,更是一次机遇孕育。

2020年11月5日,一只蝴蝶刺透遍野,心脏支架集采之火遍地开花。曾经动辄上万的心脏支架进入百元时代,让患者实实在在感受到了政策带来的好处,也大大减少了国家医保的压力,但也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值得行业深度思考。

如今正值集采政策落地实施一周年不久,正是总结和展望的好时机。

2022年1月8日,由国家心血管病中心联合国内众多医学中心共同发起的“2021年冠心病年度回顾”举办期间,大会将灯光聚焦在政策落地实施的重要一环——心脏介入医生身上,特别设置年度热点话题——“药品、冠脉支架带量采购,为我们带来了什么?

多位来自心血管界一线术者和临床知名专家就心血管领域药品及冠脉支架的带量采购进行了年度总结,交换体会心得,并对未来做出了展望。

01

带量,同时也意味着更丰富的临床实践 

2020年,我国全年冠脉介入治疗的患者为968,651例,植入支架数近141万支。如若按照10%的增长率来推算,2025年我国冠脉介入治疗患者很可能增长至156万,植入支架数增长至227万。但事实上,我国每百万人口的PCI数仅为600多例,而欧美和日本等地每百万人口平均PCI数有2000~3000例。
有鉴于此,我国的PCI手术量还有3~5倍的上升空间。
在此背景下,应如何看待带量采购政策对这样巨大增长空间产生的影响?

“首先患者的住院费用明显降低,虽然高昂的费用被控制了,但最核心的、我们比较高兴和期盼能看到的就是:它没有牺牲应有的临床结局。” 

透过现象看本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黄进院长针对这一问题发表见解。
他谈到,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患者享受了高性价比的医疗服务,另一方面新的创新器械也在带量采购的助力下更迅速地进入临床并得到了大量推广应用。与此同时,一些之前不被关注或使用率不高的手术器械重新进入医生视野,进入临床诊疗过程
众所周知,大量的临床实践是器械创新和发展的必要条件。
而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适宜的、医工结合的器械开始走入临床,提供相应服务,使得临床功效学也得到了相应的改善。也恰恰是这样大量的临床实践,使得更多的临床需求被发掘,为行业、器械质量的提升以及产品创新提供方向和新契机。同时,同类型器械或药物在全国各地的大量运用,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技术的同质化和标准化发展,更使得指南及临床方案的制定、普及和推广变得更加方便。
这样,临床医生就能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用技术解决临床难点、改善临床结局,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这是带量采购带来的真正红利。

02

当支架不再成为大额开销,精准变得触手可及

国家组织带量采购后,之前占据患者花费巨头的支架等基础耗材不再成为难题,IVUS、OCT、FFR等影像学或功能学产品的使用费用反而变得可以承担。
精准医疗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集采时代”的新主题。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周玉杰教授给出了相同观点。
药物的集采为冠心病患者巩固病情提供了强大基础,使得心脏介入医生面对的患者不再像之前那般复杂棘手,而支架和药物球囊的降价,又使得冠脉手术像牙科手术一样普通和平价。

“把冠脉手术做成牙科手术的梦想已经实现了。” 周玉杰教授兴奋地说道。

同时,在安贞医院,只要术者科学合理的运用器械和药物,每个PCI手术按照DRG政策入组,个人的技术体现和报销比例都能得到兼顾。医院在PCI治疗领域的整体耗占比已从过去的78%左右下降至59%以下。在此背景下,安贞医院在每台设备旁都配有IVUS,鼓励术者用IVUS指导PCI,争取为病人报销这部分费用而不占用耗材比。
安贞医院正在朝着更精准的时代迈进,把每个手术做得更精、把每个支架放的更精准。放支架还是不放支架,药物治疗还是PCI,每一个治疗方案都经过了周密考虑。
当然,挑战与机遇总是并存的。
集采价格降低,使得物流的费用增高,导致配送方面还存在一定的问题,但国家和政府都在着力解决这一问题。此外,国内还有医疗企业致力于研发新的技术和新的器械,为临床医生补充新的“武器”。还有一大批青年医生也在源源不断地加入到冠脉医生队伍中来,安贞医院也于去年一年培养带教了众多年轻术者。
或许是因为冠脉的治疗是许多心脏疾病介入治疗的基石,所以关于冠脉的创新是不能停歇的,整个行业也总是欣欣向荣,充满希望。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吴永健教授也表示,去年一年的时间里,带量采购对我们冠脉介入手术的影响集中体现在,减少了国家医保财政的支付压力。
正如黄进院长所言,在药品和支架价格下降的基础上不影响治疗的效果,治疗方案还能在原先的基础上得到改善,是广大临床医生普遍希望看到的结果。而影像学和功能学技术的应用,使得支架植入更加精准,正是这一理念得以实现的重要体现
总之不论如何,带量采购让PCI术者,从最开始的不适应,然后进行思考,用实践去适应,然后再思考,从而使得该政策,在国家政府、患者、医院、企业等各方面都得到了相应的发展。

03

患者对集采的信任和历年最高手术量

CTO病变是PCI领域永远地热点话题之一。
如何保证CTO手术的耗材以更好的为患者服务,是集采时代PCI术者处理CTO病变需要考虑的问题。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柳景华教授通过过去一年的亲身实践,为行业做出了回答。

“2021年安贞医院的手术量已经达到历年最高,这说明在国内众多的冠心病患者有PCI手术的需求,在这个大形势下,集采对复杂的CTO病变,带来了很多的益处。”

首先CTO是复杂的病变,需要影像学及功能学的评价,原先一旦病变复杂,需要的支架过长或过多,患者的治疗费用随之增高,而在2021年带量采购的大背景下,医院更多地应用了影像学和功能学来指导和优化CTO病变的治疗,2021年安贞医院植入的总体支架数量较往年也有所降低。手术数量和质量都有增长,又反映了患者对支架带量采购的信任。
总体来讲,病人手术费用降低,患者也无需如之前一般在国产和进口支架之间纠结,医生也减少了技术以外不必要的担忧。
同时,手术量的大量增加也让术者在实践中找到了器械研发的新思路,团队仅在过去一年就已申请了5项与CTO有关的专利,这也说明带量采购政策加快了新产品研发的时间和动力,而新产品未来的临床应用必然是朝着大大减少手术出血并发症,减少双抗应用时间的方向发展。
这对行业来说,是非常利好的现象。

04

问题是进步的阶梯

诚然,集采后支架的尺寸和数量没有原先充足是各地医院均有出现过的问题。但冠脉医生们从来不会因为一些“小问题”而止步不前。
此路不通,就换一条路走。
江西省人民医院洪浪院长说,长支架的供货困难,反而让临床医生更多地应用了多支架的叠加技术,促进了临床医生在不同介入术式上的进步。同时,介入无植入理念、影像学和功能学检查等更多样的技术也开始逐渐深入应用到PCI手术中,大家都在努力共同解决这一问题。
针对介入无植入理念,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杨清教授也表示:集采为药物球囊的应用提供了更多的应用前景,相信国家未来会对医院及企业政策方面有更大的支持。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唐熠达教授谈到,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需要冠脉介入手术的患者数量急剧增加,带量采购,为医保费用的节省和解决患者看病难的问题带来了曙光。药物球囊的应用,及新器械的研发,给行业的发展带来了新机遇,患者的获益必然是越来越多。

05

对企业,是变革更是机遇

一项政策的落地实施,必然是多方受益的。
以集采政策为纽带,它牵动着国家、医生、患者和企业四大主体。对厂家来说,如果还是拘泥于过去传统器械的销售方式已然无法生存,他们要做的不止是接受变革,还要在变革中找到机遇。
而只有创新,才能更好的存活。
吴永健教授指出,对今天来说,科技创新及成果转化成为了主旋律。
带量采购,支架的价格的明显下降,使厂家的利润出现下降,投入创新的费用也会相应减少,但在过去一年的实践中不难发现,在国家鼓励科技创新的大背景下,创新变得不再仅仅是厂家需要思考的问题,更是对冠脉介入整个行业的挑战。
以往的模式是医生主管治疗,企业提供产品,是客户和供方的关系。但器械的更新迭代必然是从临床中来,到临床中去的,未来企业和医生应是属于相互绑定的关系。临床医生要为厂家提供更多的创新思路,厂家也需要积极参与进来,医工结合才能解决现在临床亟需解决的难题。希望以后来自国家政府的大力支持,也能让厂家更好的投入新产品的研发中去,更新的机制也能更好地促进新产品的研发和新技术的创新,这样行业才能得到持久的发展。

06

找到冠脉介入领域的“301不锈钢”

最后,周玉杰教授应用本场话题作陈词总结。
他向在场医生分享“301不锈钢”的故事。
2020年5月5日,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的星际飞船(Starship)SN15发射后飞行了10公里,然后进行降落,返回地面顺利着陆,回收成功。这一消息引得国外众多相关媒体争相报道。
火箭试飞本来不是什么大的新闻点,但SN15的发射为何如此引人关注?
因为与其它火箭不同,SN15是由301不锈钢而不是碳纤维制造。这是整个航天领域在火箭制造材料的一次革新,因为这是自20世纪50年代末阿特拉斯计划中一些命运多舛的尝试以来,不锈钢材料首次用于航天器的制造。

周玉杰教授说:“相比于301不锈钢,支架选用的材料要比它好很多。”

当制作火箭的材料造价变得低廉,火箭行业迎来了一次突破。以此类推,支架不再昂贵,也是整个行业大放异彩的一次新契机,更多的患者能得到切实享受到社会的医保、做的起心脏手术。
不同与牙科手术,当患者未能得到及时治疗时还可以通过喝粥、吃药等方式暂时性缓解,心脏介入是一个救命的技术。因此,吾辈任重而道远。正如数据所展示地那样,我国PCI介入手术量还有巨大地增长空间,而单纯从技术层面来讲,我国冠脉介入技术水平已然达到了国际一流,如何让世界同行看到并承认这一事实是当下我们要做地事情。药物和支架的带量采购,就为广大临床医生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契机。
Elon Musk的301不锈钢都能创造奇迹,支架为什么不能?

扫码回看直播

阅读数: 76